好看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超级武神 >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恒永安
听书 - 超级武神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恒永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片巨大的广场。

    广场的地面,全部用金玉铺就。

    整个广场,面积堪比一个凡俗世界的平原,足有上万平方千米。

    在广场的尽头,是一处黑不见底的深渊。

    林牧开启天眼后,却能清晰看见,在这深渊底部,匍匐着一尊虎头独角,龙身狮尾,足若麒麟的庞然大物。

    这庞然大物,身躯绵延数万米,如同一条山脉横亘在那。

    无疑,这就是谛听。

    在它上面,还有很多小谛听,大概是它的分身。

    每当有人抛宝物或灵药下来,那些小谛听就会飞过去将这些东西吃掉。

    恒渊楼不在此地,对于恒家其他人物,林牧也不是很感兴趣,所以进入恒家后,便直奔此地。

    因为他想问谛听一个问题。

    “兄弟,你来找谛听,想问什么问题?”

    这时,一道声音在林牧身后响起。

    林牧一看,是个皮肤黝黑,相貌有些憨厚的青年男子。

    他忍不住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道:“你在问我?”

    “当然是在问你。”

    黝黑青年道。

    “我们认识?”

    林牧诧异的看着这黝黑青年。

    “不认识。”

    黝黑青年摇头。

    “既然不认识,这里这么多人,你怎么就找上我了?”

    林牧无语道。

    听到这话,黝黑青年眼睛里,竟流露出一抹哀伤之色,随后他勉强一笑:“我也不知道,好像在你身上,能感受到一种熟悉的亲切气息。”

    “熟悉的亲切气息?”

    林牧若有所思。

    以他的经验,自然看得出,这黝黑青年不是在说谎,但他可以肯定,他从未见过这黝黑青年。

    “你叫什么名字?”

    随后林牧就问道。

    “我?”

    黝黑青年傻呵呵的一笑:“我叫恒永安。”

    “你姓恒?”

    林牧诧异道:“你是恒家子弟?”

    闻言,恒永安脸上浮现苦笑:“过去是,现在不算了。”

    “为何?”

    yJ

    “不怕告诉你,我伯父就是恒燕支,自从伯父被驱逐,我们这一脉都被逐出恒家,所以我已不算是恒家子弟。”

    恒永安黯然道。

    “那你怎么还回恒家来?”

    林牧道。

    “因为我父亲的灵牌还在恒家,我是来祭拜父亲,顺便看看能不能将父亲的灵牌取走。”

    恒永安道。

    “你被逐出恒家多久了?”

    林牧皱眉道。

    “伯父被驱逐不久后,我也被驱逐了,有三万多年了吧。”

    恒永安神色失落。

    “都三万多年,你怎么过去不来取你父亲的灵牌?”

    林牧问道。

    “事实上,每一年我都会来一次,可恒家从来不让我将父亲的灵牌带走。”

    恒永安很郁闷的说道:“而且因为这令牌的事闹得,过去他们还会允许来祭拜父亲,近年来都不让我来,所以我才不得不隐藏在外宾中,看看有没有机会溜进祖祠里。”

    “是只有你父亲的令牌恒家不让你带走,还是你们这一脉所有家庭的灵牌都如此?”

    林牧感觉到其中有些不寻常。

    “只有我的父亲的灵牌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恒永安握拳道。

    林牧听了,更肯定他的想法,多半是这恒永安父亲的灵牌里,隐藏了什么秘密。

    按理说,只是普通灵牌,就算恒家再不通情达理,也不至于不让别人儿子将父亲的灵牌带走,所以这里面,必有蹊跷。

    不过,他也没太过在意。

    毕竟这是别人家族的事,他没理由去插手,也没那个兴趣。

    “恒永安。”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

    只见一个神色冷傲的青年,正冷漠的看着恒永安。

    “四哥……”

    看到这冷傲青年,恒永安下意识喊道。

    “住口。”

    不等他说完,那冷傲青年便打断他:“现在你已不是恒家子弟,我不再是你的堂哥,所以你不配叫我四哥了,这话要对你说多少遍你才能懂?”

    “是,四少爷。”

    恒永安一阵尴尬,黝黑的脸蛋显得有些发红。

    “你又跑进恒家来做什么?”

    冷傲青年继续审问道。

    “我……我是来祭拜我父亲的。”

    恒永安讪讪道。

    “祭拜你父亲?”

    冷傲青年目露不耐之色:“关于这一点,家族似乎也在很多年前就和你说过,不许你再探入恒家祠堂半步,恒家祠堂不是你这种外人有资格进去的,难道你耳朵聋了?现在给我赶紧滚出恒家,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可是……”

    恒永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眼睛都给我长机灵点,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他放进来的,当心家法伺候。”

    冷傲青年冷喝道。

    顿时就有两个恒家护卫逼过来,要将恒永安轰走。

    一时间,四周响起不少窃窃私语的声音,无非都在说恒家这行为未免太不近人情,居然不让儿子祭拜父亲。

    不过这些人的声音都很低,显然不敢得罪恒家。

    对于这事,林牧同样不打算插手。

    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一个外人,就算看不顺眼,也没理由去掺和别人的家事。

    “还有他,刚才和恒永安说话的那个,一起赶出去。”

    然而,冷傲青年下一句话,就把林牧给带进去了。

    他的眼睛还是很尖的,远远就看到了恒永安和林牧说话。

    “四少爷,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赶我就好了,不要赶他。”

    恒永安一听不由急了。

    “哼,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冷傲青年冷哼:“谁知道他是不是你安排进来,前些年你就请人来盗取过你父亲的灵牌,以为我不知道?一起赶出去!”

    林牧顿时觉得无奈:“这位四少,我与这恒永安真没什么关系,只是来这看谛听的,无意去盗取什么灵牌,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安排人看着我,我保证哪都不去,看完谛听后就离开恒家,如何?”

    “你算什么东西,我说把你赶出去,就把你赶出去,你没资格与我讨价还价。”

    冷傲青年语气冰冷道。

    看这冷傲青年显然不打算罢休,林牧只好放弃排队的打算,快步朝着谛听所在的深渊方向走去。

    他决定早点和谛听交流完,然后早点离开这恒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