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 318 第318章
听书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318 第318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1363_不稳定性

    “而且,  通明果,  尤其是果瓤,”邹寰神色严肃了些,  “跟巨大地莓、跟助我结丹的那颗大圆球,  很相似。”

    我承认:“原理是一样的。”

    邹域:“现在通明果的炼制方法已经被公开了。药宗悬赏,能复现出通明果的人就能获得药宗提供的一份奖品,  这份奖品与丹修比赛的最终奖品等值,  这也就是丹修比赛的副赛,专门的复现通明果比赛。”

    等等,副赛是指这个?我为什么没有得到这条消息?说好的大乱斗所有信息,  只要是我修为被允许看的我都会收到呢?我质问任务处联系人吴郴师兄。

    在吴郴师兄的解释发来之前,我问邹寰:“你们有把握复现通明果?”

    邹寰:“靠着那颗辅助我结丹的大圆球,我能少量、片面地炼制,就看能不能蒙过药宗了。”

    我不解:“蒙过?是炼制得不完全吗?”

    邹寰:“不,  我炼制出来的跟我见到的通明果成品没有区别,  但是,  我只能用地莓为原材料炼制,  而且只能是在我刻意保留的金丹不稳定性消失之前炼制。”

    我:“金丹不稳定性?”

    邹寰:“你看到了的,  我结丹时状况很糟,  能活下来简直运气爆棚。”

    我点头。

    邹寰:“所以我的金丹开始时状况也很糟,很不稳,一直到最近才调整得勉强像样了。”

    我:“恭喜。”

    邹寰:“谢谢。重点是,也是在最近,我们听说了通明果的事情和药宗的决定,  我们拿到通明果一研究,我就发现,我能复现,但是,必须依靠我金丹的不稳定才能做到这个复现。可本来是好事但到这里成了坏事的问题是,我的金丹已经步入正轨,就算我刻意拖延,它的不稳定性也在渐渐消失。一旦不稳定性完全消失,一旦我的金丹彻底稳定下来,我就复现不了通明果了。而我不能肯定,这种不稳定性到底能不能坚持到复现通明果比赛完。药宗的奖品最早也得等到复现比赛完才会发,晚的话说不定还会等到整个丹修大赛结束时才与其他奖项一起发。要是他们颁奖的时候要求我再当场炼制一次通明果,而我那时金丹太稳,炼不出来了,就前功尽弃。”

    ☆、1364_替代品

    我:“我不明白,炼制通明果和金丹的不稳定性有什么关系?”

    邹域:“因为我哥不是根据通明果的炼制方法复现通明果,他复现的其实是助他结丹的那颗大圆球,是不稳定的金丹自行复现的,不是他自己理智控制的结果。”

    我:“但那颗大圆球,只是果瓤,而且只是果瓤的一部分而已。”

    邹寰:“巨大地莓是完整的果瓤,我弄到了一些。”

    我:“不,那也不是完整的果瓤,虽然它是比大圆球要完整一些,但还是欠缺了很多部分。”重点是,最关键的果肉你完全没接触过。

    邹寰拿出一颗:“鉴定一下?”

    我拿起他手心上的疑似通明果,仔细研究了一会儿,首先,没有丹毒,这就成功了大半了;其次,它的结构……

    我:“你的金丹不稳定残留的是大圆球的内部循环模式,而不是作为固体副产品的物理存在,所以这种不稳定在你对地莓进行炼制时,就将循环模式套到了地莓上,相当于一个模具,直接将地莓压成了通明果,并且这个模具只适用于地莓,准确地说是只适用于烈厄的地莓,不过其他地莓也能勉强蒙混过关。”

    比喻来说,我的通明果炼制像锻造,邹寰的像铸造,本质上差很多,不过,表象糊弄,骗外行人还真说得过去——但要骗药宗就不太乐观了。

    我最开始的炼制方法,提纯第一次,出气体副产品,提纯第二次,出液体副产品,提纯第三次,出固体副产品并得到主产品,这三次的提纯手法其实一模一样,得到的副产品和主产品内部也出现了相似的静态和动态结构,所以当邹寰清晰地知道其中一步的副产品后,就能类推出其他两步的。

    本来类推出来也没用,因为通明果的炼制方法根本就公开了,难点在于正常筑基期的神识程度距离炼制通明果的要求太远,这是明晃晃的阳谋,但是邹寰不是照猫画虎,他是有了字帖,拿透明纸蒙上面描摹。他跳过了神识控制的步骤,他的金丹的残留记忆完成了这最关键的一步,他的金丹不稳定性起到了神识控制的作用。

    我惊叹地看着他:居然能找到神识的替代品,哪怕是临时且作用局限的,也让我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敬畏感。

    邹寰:“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你管我呢,我天天都在脑补想歪。

    ☆、1365_炒作

    邹寰:“总之,如果复现通明果比赛一完就颁单项奖,或者虽然是汇总颁奖但丹修大赛能按往届的平均时长结束,我就能拿到奖励、跟药宗谈交换;但如果是汇总颁奖且丹修大赛时间拖延了,就很悬。而这次药宗吃瘪,却很有可能给参赛者找些麻烦,汇总、拖延,还有可能要求在颁奖之时获胜者再演示一遍炼制通明果的过程。”

    我:“如果我到时候帮你作弊呢?”能坑药宗的机会,我喜欢。

    邹寰:“药宗不可能不防备云霞宗。”

    也是,会被云霞宗坑的机会,药宗不可能不预防。通明果这事我肯定是重点防御对象,不然我找一堆云霞宗弟子让他们参赛,我再帮他们全部作弊……药宗不是亏死了?至于防御的办法,最简单的检测,每一颗丹药上都有炼丹者的灵力残留。

    虽然说这种残留纹路可以伪装,但修为碾压之下,药宗又是这方面的专家,不可能看不破伪装,除非我找我们云霞宗的丹修,起码元婴级别的丹修帮我伪装——这种大型比赛,药宗负责检测的人中肯定有元婴期——那成本就大了,跟闹着玩不是一回事。露馅的话,涉及元婴期,事件级别也会比较严重。

    我:“那祝你好运吧。我觉得在比赛结束之前跟我减少接触,有助于提升你的运气。”

    邹寰:“我倒是认为相反。因为我们多接触后我炼制成功了,药宗也许会以为你教了我什么独门秘法,云霞宗隐瞒没公开的秘法。实际上,现在大部分人都认为云霞宗公开的通明果炼制中隐瞒了关键部分,否则难以解释别人需要化神修为才能完美复现的丹药,云霞宗弟子怎么会筑基期就做到了,而且据说炼制失败率逼近了零。”

    我:“只有化神期?”

    邹寰:“元婴期也有复现成功的,但是失败率不低,金丹期的失败率就更高了,筑基期的成功记录为零。而药宗复现通明果比赛上对参赛人员的修为要求是,最高金丹初期。这个修为要求,假如没有和我一样炼制成功后却隐瞒的人的话,还没有人做到,连药宗弟子都没有做到。”

    听说的事不可靠,任何修士被公众所知的信息都是有隐瞒的——所谓的‘绝密情报’也算在‘公众所知’的范围内——手上不握着至少一把底牌,修士连家门都不一定敢出。

    不过重点是,这事有点炒作得太沸沸扬扬了,简直像是故意在给我刷声望。

    有阴谋。

    尤其吴郴师兄还迟迟不回我消息。

    总觉得会炒糊。

    不行,我得自救一下。

    ☆、1366_走与留

    我:“那有没有人认为,我能做到,是因为有人帮我作弊了呢?比如,我化神期的爹?”

    邹寰:“似乎是有人这么猜过,但是没有切实的证据支持,药宗虽然有些恼羞成怒,但也没有把别人的想法往这方面引导的意思。而且,裴长老的为人一贯都很有口碑,所以这种猜测附和的人很少。”

    我:“那,帮我作弊的是云霞宗的其他长老?”

    邹寰:“对其他长老来说,你和其他云霞宗弟子差别不大,他们为什么要帮你做这个弊呢?”

    逻辑满分。

    邹域:“其实,您炼制出了通明果这件事,最大的证据恰恰在于,除您之外,没有其他筑基期——包括最专业的药宗所有筑基期——炼制成功过。如果云霞宗真的是故意要捧您,那不会找这么一个荒诞的事情。编故事,才更需要符合逻辑。如果一件事太过荒唐,荒唐到逻辑仿佛笑话,那它很可能就真是真的。”

    少年,你的想法略危险,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算了,再看吧,反正云霞宗总不可能害我。我想起翟蔷师姐跟我说的加油,觉得,就算发生了些什么,大概也只是对我的训练,是本宗预料之内的事情。我才筑基期啊,按照云霞宗的标准,我就是小孩子而已,相当于小学生,老师们怎么会让小学生去做什么大事件呢?

    嗯?真有那么不靠谱的老师?那也不会在云霞宗出现。云霞宗作为七大之一,相当于一流高校,不是无牌民办小学可比的。

    *

    邹寰再三让我有事需要帮忙时一定要叫他,他随时准备好了当我的打手,之后便离开了,但是,没带走他弟。

    我疑惑地看着邹域。

    邹域:“我的修为比您低,我连您的灵兽都打不过,所以,我可以暂时跟着您吗?”

    我:“你随时可以召唤你哥。”邹寰走的时候略显不舍,但走得很干脆,我猜原因之一就是不想带给我威胁感。金丹期于我有质的压制,但凡他想报恩而不是报仇,都不会在我对他有防备的情况下紧跟着我。

    我为什么要防备他?因为我到现在都没摸准他的真实性格,这是他自己造成的。

    作者有话要说:ヽ(●-`Д′-)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