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种田帝国 > 223
听书 - 种田帝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22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进了空间,罗凰问纳格,

    “我好好的,做了男生,以后要怎么办啊……还没长开,一个个就帅的不要不要的!”

    还好身边的帅哥们都是熟人跟亲人一样,没啥感觉,因为跟罗醉不太熟,竟然觉得他很不错……

    “土包子,”

    “你知道的,他们放在现代,可比流量小鲜肉好看多了,我这种死宅容易么!”

    单身三十多年啊!

    “以后这种时候多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罗凰笑了,这句话以前也经常对自己说呢!

    不过情况是完全反过来!

    手一动,镜子轻轻飞了过来,罗凰看着镜子里的娃娃,感觉里面的人,每一根线条都是上帝的杰作,怎么会有怎么好看的男生啊……长大了还得了!

    “哎呀!我都要爱上我自己了!”

    纳格:……

    第二天罗凰带着姐妹们以及还没歇够的方文马不停蹄赶去了西郡,年是肯定过不了的了,对此,如氏和方文两人都深深地念叨,一个是想念,家里如今又不缺钱,何必着急去赚钱呢!一个是觉得委屈!我才刚回来!气都没喘匀又让我去干活!万恶的老板!

    还是第一次,没和孩子们一起过年呢!真是,外祖父在家一个个的还往外跑!

    上官絨岩笑呵呵,如今他吃好睡好,没什么事要操心,神医说他活不过今年,可如今离过年只剩几天~逗着曾曾外孙孙女,日子乐呵着呢~

    年二十六,一路风尘仆仆终于赶到了刘彤的故乡,一个非常小的小渔村!

    海边气候比北郡那边暖和多了,大家穿着羽绒都觉得热了,不过这儿风也大很多,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突然来了几十辆华丽的马车,一人喊出声,几乎全村的人都出来围观,到了村里,马车慢悠悠地往里走,谨防撞人!

    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刘彤湿了眼,还以为,再回来这里,就是物是人非……

    马车停在了一家破旧的石房前。

    刘彤迫不及待跳下车,跪下,带着哭腔大喊,

    “爹!不孝孩儿回来了!”

    围观过来的村民才发现,这个白壮的男人是刘彤!

    涌了过来,

    “刘彤!你回来了!变化真大!”

    “刘彤,赚到大钱回来了吗?!”

    “啊龙还说你在当地赚了大钱不肯回来,你爹啊,心都寒了!还好你回来……”

    刘彤红了眼,咬牙切齿!

    “啊龙!”

    村民感叹,

    “要是当初啊龙留下跟你一起赚钱就好咯,马车上带了啥,花不少钱吧,啧啧,不过啊龙现在过的也不差,”

    罗凰几个姗姗下了马车,围观的村民立刻后退,这些人,一看就跟他们不一样!本能地畏惧。

    “啊彤啊,她们是谁啊……长的真好看!”

    “他们是我的东家,”

    站起来,推开门拦,往家里走,怎么喊了那么久,没人出来应门,心一慌,赶紧跑进去,

    “爹!娘!我回来了!爹!”

    推开房门,一股浓重的药味扑来,刘彤冲了进去,

    “爹!”

    趴在床边睡着的刘老爹抬头,又摇头,

    “睡昏头咯,”

    />

    “爹!我回来了!是我!”

    刘老爹猛地睁开已经昏花的眼睛,哽咽,

    “啊彤,啊彤,你回来了……老婆子,老婆子,啊彤……”

    床上躺着的婆子睁开眼睛,看到人,哭了,

    “啊彤,你怎么变了个样,我在做梦?”

    “爹!娘!是我!不孝孩儿回来了!”

    老婆子挣扎着起来,奈何没有力气,

    “啊彤,啊彤,快过来让娘看看,呜……”

    刘彤握住老娘枯瘦的手,

    “娘,你怎么了?”

    “没事,前些日子下海着了凉,小风寒,啊龙说你不回来了,呜……娘想你……”

    刘彤心里难过,恨自己居然还悠哉过日子,让老娘冬月还下海,跪下!

    “都是我的错,娘我回来了,我以后就守着你们……”

    眼泪簌簌地掉,刘老爹和刘老娘已经五十多了,刘彤才刚二十,他是五岁以后被刘家收养的孤儿,他的父母出海再也没有回来,刘老爹家的独子三十年前出海后也一去不复返,原本两个老人已经对生活不抱什么希望,在海边见到一个人讨生活的刘彤,可怜他,承受着伤的两家人,重新组成了家庭。

    三人抱着狠狠地哭了一场,刘老爹抹了抹泪,

    “起来,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啊龙说你不回来了!还在那儿娶了妻不要春云!”

    “爹!他骗人!刘龙把我骗到六百里外的小山村一声不吭把东西全卷走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如果不是遇到了东家,我可能没命回来见你们……”

    “怎么会!啊龙……”

    刘彤突然想到,

    “娘!春云!春云怎么了!”

    刘老娘低头,

    “还能怎么样,啊龙说你挣了大钱,不回来了,春云等了你半年,没等到人,被她娘嫁了出去,”

    “嫁给谁?!”

    刘老爹叹了口气,

    “还能有谁,啊龙那小子……”

    刘彤捏着拳头,狠狠地砸到地上,怒吼,

    “刘龙!”

    刘老娘簌簌地掉泪,

    “回来就好,往事咱们就不提了,好好过日子好吗……啊彤,听娘的话,不要想别的……”

    刘彤青筋暴起,

    “爹!我要为我讨回公道!我要把春云带回来!他骗了你们!”

    “骗了你又能怎么样,他如今是官,咱们斗不过他……”

    “他怎么会做官?!”

    “不知道,你走后半年,他回来的时候就说自己当上官,还送了好些东西来,”

    啊龙那孩子也是他们看着长大,实在是想不到他怎么会骗啊彤去那么远的地方!

    “半年前,娘!你们有没有收到我送回来的银子?!”

    “什么银子?!没有啊,除了啊龙送过东西……”

    刘彤闭上眼努力不让自己怒气吓到老父老母,

    “一定是传信的人把银子给了刘龙!我明明叫了他亲自把银子送到你们手上!可恶!”

    “啊彤,什么银子啊?你是真挣到大钱还是被骗了啊?”

    刘老爹糊里糊涂,啊彤又说被骗,又哪里来的银子带回家?

    “爹,我,当时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出头日就把自己卖给了东家,连同救灾赚来的钱,一共五十两托人送了回来,”

    “五十两!这可不是小数目!你托给谁了?!”

    刘彤闭上眼,

    “那人应该是给刘龙,算了,账我们以后再慢慢算,娘,我给你们介绍我的东家,东家!可以进来了!”

    罗凰几个才好进去。

    看着他们的穿着,就知道是上好的布料!刘老娘一辈子都没出过渔村,虽然她们都看着非常好看,可她有些害怕,

    “啊彤……”

    “娘,这些都是我的东家!我们山阳记可厉害了!有一百多家店铺!”

    罗凰咳咳几声,

    “哥,做人不能撒谎,我们家就92间店铺,大伯大娘,我叫罗凰是山阳记的东家,她们是我的姐姐……”

    刘老爹很激动!儿子是真的发达了!还带了那么多的贵人回来!扶着床,颤悠悠站了起来,

    “你们,你们好!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啊彤,快去……”

    刘老爹猛地往前跌,

    “爹!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去年出海被夹着了,已经好了,”

    刘老爹挣扎着起来,明显一脚高一脚低,

    刘老娘哭着说,

    “要不是啊龙请了大夫来帮你爹看,你爹就没了……听娘的话,别跟啊彤计较……呜……”

    刘彤扶着老爹坐下,痛苦地咬牙,娘啊,如果不是他骗我去那么远的地方爹说不定就不会受伤!春云也不会嫁给他!骗了我,又来帮助我的父母,啊龙,你做了这些事究竟是为什么!

    “师傅,来给大伯看看吧,反正你也没没事,”

    院子里溜着阳嵘的龙容哼一声,扯着绳子进来,

    “不用看,我好了好了,啊彤,快去倒水啊,你东家来了那么久都不动一下!”

    “爹!他是神医,你就看看吧,”

    刘老爹怕花钱,打死不愿意,

    龙容把绳子给方文牵着,

    “安静。”

    刘老爹还想拒绝,被刘彤拉了拉,摇头,

    只能保持安静了……

    龙容检查一下他的脚骨,捏了捏,刘老爹皱眉,再捏,冷汗直冒。

    “放心,还有得救,不用打碎骨头重新接,”

    刘彤喜极而泣,

    “谢谢神医!方子您尽管开!”

    龙容从手袖拿出炭笔和纸,写下药方,

    罗凰咳咳几声,龙容不耐烦地走到床边,探了探脉,

    “普通风寒,抓个风寒药就好了,”

    “欸!谢谢神医!”

    刘彤赶紧过去捏着药方,恨不得马上去买药。

    罗凰白眼一翻,

    “我看看有什么药,师傅带了药箱来,就用去镇上买了,”

    龙容哼一声,牵着阳嵘又出去了。

    罗凰无奈,这个师傅脾气也是忒大,神医不应该是和蔼可亲救人救难活菩萨人设的吗!

    “我师傅药箱里都有呢,等会我去给你拿,”

    刘老爹不好意思,

    &nbs

    p;“这个不用了,小公子,让啊彤去镇上买就好,神医的药应该不一般吧,”

    “大伯你教我凰凰或者小凰就行,我师傅的药还不是一样店里买的,没什么区别,我等会去给你拿,您先休息吧,我和刘彤哥去外面找找住的地方,”

    她对学医这件事真是一窍不通,药草药性什么的都能背,但是真让她来看病,是一窍不通,探脉就能知道病情?不存在的,她手上去什么人都是一样!感觉跟玄学一样啊!

    “欸,去吧,啊彤,去你家,爹给你每个月都给你打扫着,不会脏,”

    刘彤红了眼,

    “知道了爹。”

    刘彤的家,是他以前的家,那是一间很大的石房,刘彤家原本人口十分多,只是一个个出海,都一去不返,虽然出生在渔村,他的父母却并不希望他出海,他家就像被大海诅咒了一样,十几口人只剩下三口。

    被刘老爹收养后,两老人也是心照不宣尽量不让刘彤下海,顶多让他赶海,他长大后曾偷偷几次跟村里人出海被父母狠狠训了一顿,未免父母伤心挂念,他选择了服从,正因为如此,父母年事已高,出海获得的鱼货越来越少,家里越来越穷,他才起了心思去外面挣钱,却不想会被好兄弟欺骗!

    下人们跟着去了刘彤家,立马就开始打扫,灰尘并不多,只是家具太久没用,有些腐化了。

    罗凰小手一挥,

    “买!”

    在这里起码要住上一两个月,可不能委屈了自己!

    收拾好了,往里面搬东西,村民们看着,

    “啊彤回来了,带东西怎么不往家里搬往老家搬?”

    “嘘,你没听啊龙说吗,他在外地挣了大钱,都不愿意回来,听说还娶了个美娇娘!”

    “啊!刚刚那么多个漂亮的姑娘,都是他媳妇?!有几个也太小了吧……”

    “他这样还回来干嘛!不认爹娘,三伯年纪也不小了,还得任他这样糟蹋!咱们找村长去!把这种忘恩负义的人赶出去!”

    这个村里大部分人都姓刘,但是年纪超过五十岁的不多,按照年纪来算,刘老爹是第三老,是已村里后背都叫他三伯。

    “别啊,先看看,他不是刚从三伯家出来吗,应该是家里不够住才去老家,”

    “对啊,三伯养他十几年,他敢?!”

    “嗯,走吧,去海边看看有啥东西,”

    “唉……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

    每年十一月到一月是休海期,村民不得出海,不过就是出了海,现在海上寒冷,也打不到什么肥美的海鲜,赚不了几个钱,不如去赶赶海边,说不得有什么奇货!

    前些年有人去海边捡了不少琉璃,脉相好,可是挣了不少钱!

    东西收拾好稍微休息休息,又去了刘老爹家,饭点到了!该吃饭啦!不过吃之前得先把村长请过来,总不能随便带人回来说都不说一声。

    村长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头,长年的海边磨砺让他比同龄人脸上布着更多的风霜。

    “回来就好,”

    “村长,快坐下,咱们有大事要谈!”

    村长眼睛一亮,赶紧过去!

    刘老爹原本还愁等会该给贵人做什么午饭,家里就只有几斤米和一堆咸鱼,正准备去海边看看有什么东西弄点回来,被儿子拦住了,

    “爹!回来,等会要说大事,吃饭的事交给他们就好,”

    “什么大事?”

    刘彤忍着激动,

    “爹!等会你就知道了!我说不清楚!”

    ( = 老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