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种田帝国 > 242
听书 - 种田帝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24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方雪:“你觉得这个姓肖的会是杀人凶手吗?”

    “我觉得是,可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了霞娘,”

    “还能有什么,被女人威胁了吧,”

    罗凰摇头,

    “我感觉不像,听他们描述,霞娘应该是一个非常善良胆小的女人!”

    “去了就知道吧。”

    再说小渔村这边。

    村长越想越觉得窝火,没理由官差查到线索有带着血迹的人进了村里,村里人一个都没见到!

    不甘心的他开始做起来家访!

    一家一家的问,拿纸记下来,那天都看到谁去了镇上谁从镇上回来。

    到了肖家,敲了好一会门,都没人来开,

    “去赶海啦?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肖大金!在不在哇!肖大金!”

    “砰砰砰!”

    村长掉头要走的时候,里面又传来好大的动静!

    “大金?你在家吗?”

    又猛地敲门,过了一会,肖大金才出来开门,

    “村长,不好意思,我在杀鱼,没听到声音,”

    村长是知道肖大金这人,一干起活来就啥都听不到,不过手艺是数一数二,

    “昨天你有没有看到谁去了镇上或者看到谁从镇上回来?”

    “不知道,”

    “嗯?”

    肖大金也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快,

    “哦,不是,昨天我去了镇上,给玲娘买些小玩意,一路上我没看到其他人,”

    “哦,你去了镇上,疼媳妇是好,咱们以后的日子肯定过的越来越好,你就多担待点玲娘,”

    “我知道,二伯,”

    “好,没事我就先走了,”

    走了几步又回头,

    “玲娘呢?”

    “哦,玲娘回娘家去了,她说她害怕,不想呆在村里,我本来要送她,但是刚刚开完会回来她人就不在了,应该是回去了吧,”

    “你还有心思杀鱼!不知道现在有个杀人狂!玲娘出事了怎么办!”

    “哦……我去找她,”

    “还不快去!”

    肖大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带着血迹的衣服,

    “我去换身衣服,免得又被人看到说带着血迹进村,”

    “你刚刚说什么?又被人看到?”

    肖大金突然眼露凶光,一把剔骨刀朝村长砍去!

    “哐!”

    一柄刀鞘飞了过来挡住骨刀!村长猛地摔倒在地!

    “肖大金!你干嘛!”

    “站住!”

    肖大金看到官差立马就跑,官差追了上去,村长抹了把脸爬起来,

    “这怎么回事!”

    突然一股怪风把大门吹开,村长这才看到里面沿着门口,一路的血脚印!

    心咯噔一下,推开门走进去,

    “有人在吗?”

    沿着血迹,打开柴房门,

    “啊!”

    村长被吓得一屁股坐下,又赶紧爬起来!冲了出去!

    “神医!神医!”

    龙容今日在家,不耐烦道,

    “什么事?”

    “神医!快来救命!出人命了!”

    “哪里?带我去,”

    “这边!”

    >

    路上有人见村长慌慌张张,也跟了上去,看到肖大金家一地的血迹,大家心均是一沉。

    龙容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女人,额头流了一地的血,骨头碎渣都掉出来了,可怕的是她的脸被剥了一半的皮!

    “死了,”

    村长大拍脸颊痛哭,

    “这是做什么孽啊!”

    后来看到的人吓的啊啊叫,

    “闭嘴,还不去报官,把门关上!别让孩子看到!”

    官差很快来了,仵作检查了一下女人的呼吸,

    “死了,把她抬回去,肖大金呢?”

    村长这才想起,

    “跑了!不过有个官差去追了!啊!会不会出事!”

    仵作擦掉手上的血迹,

    “没事。”

    果然没一会,官差拖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肖大金回来!

    呸他口水,

    “败类!”

    “你可承认一月二十三日在浅口巷杀害李霞娘!”

    肖大金一脸颓气,

    “是,是我杀了她,”

    罗凰:“你为什么要杀她?”

    “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说要发展村里,霞娘就不会说要回村里跟我享福!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误杀了她!”

    罗凰:“你可真可悲,根本不知道她遭受了什么!没能力把她从泥潭中救出来你凭什么去招惹她!还敢怪罪到我头上来!败类!”

    官差:“呸!就是!”

    仵作:“那你又为什么要剥她的皮?”

    “我……呜……我也不想啊,我只是想让她安静点,没想到她被鱼药药死了!我怕被人知道她是被鱼药药死的就割了她的嘴巴,后来又想干脆割了她的皮就没人知道她是谁,谁知道刚割完皮就来了人害我没带走人皮!”

    村长气的自哆嗦,

    “你、你这个畜牲!玲娘跟你二十年你为什么要杀她!畜牲!”

    官差又是一脚过去,

    “草!你居然还杀了自己媳妇!猪狗不如!”

    “谁叫她要告发我,我不过拉住她,她就自己一头撞到墙上撞死了!我怕被人知道才想毁尸灭迹!”

    龙容:“胡说八道,屋里的女子分明是活着被割皮!你根本就恨不得疼死她!”

    围观村民都愤怒了,

    “畜牲!畜生!”

    “都怪你!你不来一切都好好的!你这灾星!”

    官差一拳过去打掉他两颗牙,

    “你这畜牲死不悔改还赖别人!”

    方雪特别激动!

    “这种性格的人绝对不能留!”

    罗凰点头,完全是反人类!太可怕!

    仵作让人抬尸,

    “看在影响上,我看大人应该会判死刑,毕竟杀了三个女人,还做那么恶劣的事。”

    被官差绑起来的肖大金突然呜呜挣扎,

    “干嘛,你还想打是不是!”

    “不、不似我……”

    “还敢狡辩!”

    官差又要下手打他,

    “官爷等等!有一点我不明白,他杀霞娘是想隐瞒出轨的事,但是那个秀才的妻子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又下狠手?”

    官差收了手,

    “快说!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被打掉了门牙,肖大金口漏风,张着肿胀的嘴唇辩解,

    “不死我……那个吕人不死我撒……”

    r />

    罗凰:“模仿犯!还有一个杀人狂!”

    把人和尸体带走,仵作问罗凰,

    “孩子,你有前途啊,要不要做仵作?”

    罗凰摇头,

    “我是商人,除了安长官,我什么官也不能做。”

    仵作,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要有秀才的功名才能当。

    “那可惜,我会回去继续追查,看肖大金是不是说实话,”

    “有劳官爷了,请您一定要为死者还一个公道!”

    “我一直在做。”

    仵作冷清离去,罗凰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如果他年轻点,完全撩得了她!那些年看过的犯罪剧带来的激动瞬间被提起!

    不过接下来罗凰怕是想不到更刺激的还有呢!

    又过了三天,衙门迅速告破另一桩剥皮命案!

    原来杀人者是那秀才妻子奸夫!他早就想甩了这女人,可是又怕被她告发,镇里发生剥皮案后他心一动,所以他也把那人杀了剥皮想嫁祸给肖大金!可惜天网恢恢肖大金早早就被捉拿归案不然衙门要查两桩命案的联系不知道又要浪费多少时间!

    顺便,这个模仿犯是莫家船的一个小管事,两年前他就勾搭上了秀才妻子,日子久了心生厌烦,可又担心两人的关系曝光,他是靠着莫家家生女的关系才当上个小管事,所以这才生了这个毒计……

    两桩骇人命案仅在五天内告破!上面还特地嘉奖了贺县令!

    拿着嘉奖领县令摇晃着满是肉的脑袋,

    “这个罗凰真是福星,果然到哪儿就哪儿出事!又能靠着本事给本官带来荣耀!”

    师爷看了眼周围的官差,不敢搭话。

    一月二十八日,罗凰还在筹备生意,却不想一个巨大的噩耗将席卷半个西郡!

    一身泥土的官差跳下马,差点没站稳,

    “安长官罗凰神医龙容听令!”

    大家从屋里走出来,看到那明黄的卷轴,立马跪下!

    罗凰和龙容上前,半跪,

    “西郡大余县突发恶疾,孤特许清河城安长官神医龙容前去支援,还望汝等不负孤意……”

    接过圣旨,两人都是懵的,

    “这位传官,这是怎么回事?”

    龙容翻个白眼,根本没把这事当回事,当初沙家灭他龙家一百九十八口人,现在又凭什么命令他去救人?就凭他是王帝?放屁!能抓住我大不了一死!

    “还请安长官和神医随我速速启程,大余县等不得!”

    “来人备马!”

    下人赶紧把马车架来,

    “不,还请公子随我骑马!耽搁一会,大余县就有数百人丧命!”

    罗凰赶紧看向师傅,

    “师傅!快!我们快启程吧!”

    龙容不为所动,

    “你不去是吧!我自己去!来人!带我上马!”

    传官噗通跪下,

    “神医!求您了!大余县等不得!如果不及时救治,咱们红国可能也要完了!”

    龙容原本想说完了与他又何关,看着一屋子的妇孺稚子,轻轻哼了一声。

    翻身上马,

    “走!”

    一个暗卫跳出来,带着罗凰骑着马,随传官疾驰而去!

    大家急的团团转,

    “怎么回事啊!怎么办!大余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文:“我立马去查,你们先别急,”

    就这样,大家在屋里煎熬着过了一下午,晚上方文披着星辉回来,

    “怎么样!怎么回事!”

    方文脸色发黑,

    “大事。”

    罗银急得流眼泪,

    “到底怎么了啊?”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的隔壁县有条大鱼死了被冲到岸边的事吗?”

    “这……难道是那鱼爆炸了吗?”

    方文沉重地点头,

    “那鱼据说突然爆开腐肉四溅,靠的近人直接一命呜呼,被波及的人当夜就发起了高烧,而且身上还长黑斑,没多久就全身发青五天内死去!”

    “天啊!弟不是派人去提醒那个县令不要让人靠近那条死鱼吗!”

    “不知道,也许是县令没派人去做,也可能是时间久了,村民就不把这事当回事,总之那病有传染性!医治过的大夫没多久也身上长黑斑皮肤变青!而那些大夫又传染了病人,短短十天大余县一半人都得了那种病!

    县令这才想起当初罗凰派人去的警告,他向上报告了这件事,上面向上官家问人,最后查到了罗凰这边,所以才下了圣旨招两人去支援,毕竟罗凰可能知道那病怎么回事!

    朝廷派兵封锁了整个大余县!现在那儿只准进不准出!如果那病没得医,那么整个大余县可能会成为死成!”

    大家腿一软,呼吸不过来,

    “怎么会!那凰凰!”

    罗银猛地跳起来,

    “我、我要去找凰凰!”

    方文按住她,

    “不准!你们现在都听我的!此行凶险未卜,你们绝对不能去分罗凰的心!”

    小福小禄哭了起来,

    “哇!弟弟要怎么办!娘要怎么办!”

    方文看了眼方雪,

    “我走了以后你和赵明在这里主持大局,我不在的时候千万不要乱了阵脚,一切准备都停掉,把银钱拿去换药材!我先带一批药材过去,需要药材的时候,我会在大余县镇口挂上红布,你们要派人送到镇口知道吗!绝对!绝对不能进去!”

    方雪抓住方文的衣袖,

    “哥!”

    “你们也知道,如果你们去了,染上病,只会分罗凰的心,若是因为你们中任何一个出了事而害的他崩溃,导致无法解救这场浩劫,那么你们就等着成为千古罪人!”

    “哥!药材的事朝廷不会送吗!为什么要你去!”

    “其实,我查到,如果再过一个月,里面还没有好转的消息,那么朝廷会下令烧毁整个大余县!”

    “里面的人怎么办!”

    方文摇头,

    “就是健康的人,在里面没多久也会染上病,烧毁一切是最好的办法,”

    “呜……方文哥,你不要去……你不要死……我们能不能把弟弟和龙爷爷叫回来……”

    罗银一巴掌扇罗宝,

    “闭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罗宝捂着脸,跑进房间去!

    罗银抖着身子,

    “我也、我也不想弟去试险,可是……我相信他有办法啊!如果他成功了!那可是救了一个县的人啊!呜……”

    方文猛地抱住她,

    “我知道,我也是这样想,你们在家里等我们知道吗,别哭了,你是这里的长姐,要带好头!勇敢起来!别忘了罗凰对你的考验!”

    “嗯……呜……”

    姐妹们也抱了过去,

    “姐……呜……我好怕……”

    方雪十分痛苦,

    “哥……你不要走……要去我去……反正我……”

    “闭嘴,你要活下去,活到看着那些人被踩着脑袋求饶的那天!”

    方雪哭喊,

    “哥!”

    方文深深的看了眼大家,转身跑出去跳上马车绝尘而去!他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还有没有机会再看见大家的音容笑貌……

    精彩!

    (. =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